“南四湖下级湖水位目前已上升到31.06米,超过31.05米的最低生态水位。”8月13日上午8时,江苏蔺家坝泵站还在不断向下级湖上翻长江水,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防办副主任吴旭拿着最新的水文监测数据告诉记者。

“南四湖下级湖水位目前已上升到31.06米,超过31.05米的最低生态水位。”8月13日上午8时,江苏蔺家坝泵站还在不断向下级湖上翻长江水,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防办副主任吴旭拿着最新的水文监测数据告诉记者。

1953年,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故建微山县,辖1600多平方公里水域入山东。湖面西岸,出水上岸即为江苏界。

记者乘船行驶在南四湖水面,当地渔民史烟才指着一片野生莲藕说,在2002年南四湖干涸时,20万亩野生莲藕遭到毁灭性破坏,目前还没有完全恢复,这次的旱情无疑是雪上加霜。

8月5日16时37分,蔺家坝泵站开启一台机组,生态应急调水正式启动,长江黄河水齐聚共解南四湖之渴。6日,蔺家坝泵站水质监测显示,断面水质达到Ⅲ类。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今年自进入汛期以来,南四湖周边地区持续高温少雨,蒸发量大,水位急剧下降。微山县水利局出示的一份内部报告显示,截至8月4日,南四湖及河道、水库均处于死水位以下,大部分河道断流,26座水库干涸。

江苏省防办常务副主任陆一忠说:“从江都抽水站开始到微山湖,一般正常走10天,在汛期这样的调水规模从来没有过。这次南四湖生态应急调水是2002年淮河实施南四湖应急生态补水以来的第二次生态调水,是近年来江苏境内动用沿线泵站最多的一次,也是调水规模最大的一次。”

江苏省水利厅副厅长陶长生介绍,为给南四湖尽快“解渴”,生态应急调水工作启动时,是就近调骆马湖底水,然后再从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源头——江苏省江都水利枢纽抽长江水接续。

淮委沂沭泗水利局防汛抗旱办公室唐劲松处长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沿湖确实有很多的取水口,也确实存在过量取水用于农业灌溉和工业生产的问题,这个问题山东、江苏都会存在。因此对于这个问题,我们淮委是与江苏、山东建立了三方联合调查机制。”

淮河水利委员会副巡视员徐英三说,此次调水是为应对特大旱情、避免生态灾难,属于生态调水,具有明显的公益性,是跨区域建立生态补偿机制的一次有益尝试。经苏鲁两省协商,比如调入山东境内的水价按照实际入湖水量每方0.38元结算,不足部分由江苏承担。既体现了生态补偿的尝试,也体现了两省顾全大局、团结协作、紧密配合的精神。

“南四湖下级湖水位目前已上升到31.06米,超过31.05米的最低生态水位。”8月13日上午8时,江苏蔺家坝泵站还在不断向下级湖上翻长江水,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

【402com永利】南四湖生态恶化威胁南水北调东线水质。微山县环保局监测数据显示,今年6月南四湖水质主要污染物COD较去年同期上升了15.5%、氨氮较去年同期上升了54.8%,目前,上级湖水质均值与上月相比COD上升1.87mg/l、氨氮上升0.48mg/l;下级湖水质均值与上月相比COD上升5.6mg/l、氨氮上升0.52mg/l。而去年同期上下级湖水质均达到三类水质标准。

这么大的调水量,水质能够得到保证吗?面对记者的疑问,淮河水利委员会水保局副局长周结斌告诉记者:“此次调水,对水质有明确要求,必须达到三类水体。为掌握调水前南水北调东线输水干线水质情况,淮委水保局紧急制订水质监测方案,8月4日对南水北调东线江苏段布设的18个断面进行了取样监测,水质状况良好。当晚监测人员、设备全部到达蔺家坝泵站南四湖下级湖入口,全面启动应急调水水质监测工作。目前每天两次取样、化验,基本达到南四湖生态补水要求。”

南四湖告急!7月19日12时起,山东启动引黄。但受黄河干流流量偏低等因素影响,补水日入湖水量仅200万立方米,远低于600万立方米的蒸发量,南四湖水位仍持续下降。

“这次引入长江水8000万立方米,山东省政府要为此掏出每立方米0.38元总共3000多万元的费用,但实际上,包括江苏、各级水利枢纽所要付出的成本,此次调水实际花费要远超3000多万元。”微山县政府防办主任鲁福安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是一次生态调水,也就意味着,这是为紧急保护南四湖生态而进行的补水行动,再计算进调引黄河水的花费,为了保护生态,整个花费要超亿元。”

山东境内的微山湖,是我国北方最大的淡水湖,也是我国十大淡水湖之一,它由南阳、独山、昭阳和微山四湖相连而成,所以又被叫做南四湖,南四湖的水产和渔业资源原本十分丰富,但是今年以来,持续的旱情使得这里生态受到破坏,渔业遭受毁灭性打击。

8月1日,国家防总在京召集应急会商,为遏制南四湖湖内生态环境持续恶化,避免发生难以挽回的重大损失,决定自8月5日起启动实施生态应急调水。

“长期以来,南四湖实际上被多个县市区开发利用。据初步统计,目前被其他县市区控制或利用的水域滩涂面积约50万亩,形成复杂的利益格局和矛盾隐患,难以实现统一的规划和管理。沿湖县市区对湖泊资源尤其是水资源的无度利用严重影响了湖泊的生态安全,放大了南四湖的生态脆弱性。”一直苦心于南四湖生态保护的张保彦在旱情发生后即上交了一份《关于建立微山湖生态应急机制的建议》,并提出了解决建议:“为了保护南四湖重要的生态环境和生态功能,建议在中央政府层面上建立南四湖生态应急机制。包括建立南四湖生态监测与评价机构、确定南四湖生态影响临界指标、生态响应综合协调机构等,根据南四湖生态变化规律和趋势,及时采取科学措施,保障南四湖生态安全。”

山东境内的微山湖,是我国北方最大的淡水湖,也是我国十大淡水湖之一,它由南阳、独山、昭阳和微山四湖相连而成,所以又被叫做南四湖,南四湖的水产和渔业资源原本十分丰富,但是今年以来,…

在江都水利枢纽,记者看到33套机组全力运行。长江水就是从这里被抽调出来,经过9级泵站提升“攀爬”35米,长途奔袭404公里,最后经蔺家坝泵站进入南四湖。“中途9级泵站就像9个大力士,提着长江这桶水一级一级往上递送。”江都水利工程管理处主任辛华荣说。

“全县80%以上的渔业养殖遭受毁灭,经济损失在30亿元左右。”微山县副县长龙万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有的乡镇整村养殖全部毁灭。”

“这次调水也给我们一些反思和启示。南四湖地区历来是水资源矛盾较多的地区,水资源开发利用配置不合理,浪费水现象较为普遍,多头管水依然存在,水资源问题比较突出。面对复杂的南四湖地区,必须强化水资源统一管理,加强水资源规划、水资源优化配置和节约用水、依法进一步强化水资源保护、执法和监督,才能使得该地区有限的水资源得到充分利用。”徐英三认为。

“这是近年来江苏境内动用沿线泵站最多、规模最大的一次调水。”陶长生说。

微山县环境保护局副局长李书根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随着水体减少,水生物和养殖的密度被不断加大,导致出现了生态失衡和生物多样性减少的现象,如果干旱持续,随着南四湖的生态治污功能在逐步丧失,水质将继续恶化,将严重威胁南水北调水质安全。

蔺家坝泵站是江苏到山东交接的最后一级泵站,8月12日上午8点半,在泵站出水口淮委水文局的工作人员利用多普勒流速剖面仪在测量水量。

作为我国北方最大的淡水湖,今年以来,南四湖深受干旱之苦。入汛以来降水偏少近五成,湖区蓄水不足历年同期两成。7月底,南四湖水位降至2003年以来同期最低值,部分区域湖底裸露干裂。“蓄水锐减,湖区渔业损失巨大,航运严重受阻,生态濒临危机。”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副巡视员徐英三说。

解决之道

在江都水利枢纽,33套机组全力运行,长江水从这里被源源不断地抽调出来。“调水不是源头一开水龙头,终端就出水,而是要经过中途9级泵站,它们就像9个大力士,提着长江这桶水一级一级往上递。”江苏省江都水利工程管理处主任辛华荣说。

南四湖位于江苏、山东两省交界处,从南向北由微山湖、昭阳湖、独山湖、南阳湖四个相连的湖泊组成。1960年,在昭阳湖腰建成了二级坝枢纽工程,自北而南将全湖分为上级湖和下级湖两部分。

如果要调引长江水,则还需经过国家南水北调办公室及其下辖各级单位,以及国家防总、江苏防指、山东防指的各级协调。

7月29日,山东省防指紧急请示国家防总,请求从长江向南四湖调水。

“这个逻辑很好理解,南四湖水域是划分给山东管理,而湖西离岸即为江苏,说实话,南四湖治理得好,其经济贡献是给山东的,但因此要关停江苏境内的污染工厂、旱期不许他们抽水浇水稻的话,那影响的自然是当地的经济,当地因此而缺乏治理和管理的动力。”上述微山县政府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微山县防办主任鲁福安说:“南四湖已于7月15日全面断航,内河航道受影响里程达140公里,水生动植物的生存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如果不补水,鱼类资源、鸟类资源整个生物链将全军覆没,10年20年内难以恢复。”

南四湖地处鲁苏皖豫四省交界,沿湖区共有8市34县。摊开地图来看,53条细密如蛛网的河流从南四湖四周辐射开来,31000多平方公里的流域面积,分别分布在山东、江苏、河南、安徽四省。

8月1日,国家防总决定8月5日启动从长江通过南水北调东线向南四湖生态应急调水,并要求淮河防总加强应急调水的统一调度和监督管理,组织协调两省共同做好应急调水工作。江苏、山东两省团结协作,克服困难,确保调水工作顺利实施,切实加强调水沿线和南四湖用水管理,最大限度地发挥调水的生态效益。

“6月至7月两个月的时间里,南四湖沿岸受到严重影响的鱼塘达到了55万亩,干涸绝产的鱼塘达到10.2万亩,5万多渔湖民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同时,水位下降致使南四湖通航能力大幅降低,大量船舶停航减载。”微山县县委副书记张洪雷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6月中旬至7月中旬一个月时间内,港航业损失达5200万元,12万渔湖民难以出行,7月21日,南四湖全面断航,每天损失超过3000万元。”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持续的旱情也使得当地的渔业受损严重。截至目前,因干旱受到严重影响的渔业养殖面积为49.87万亩,干涸绝产的鱼塘达21万亩,绝产的网围养殖2万亩,绝产的网箱养殖1万亩,渔业产量损失达10286万斤,占全年水产品总产量的51%,渔业经济损失将达到30亿元。爱湖村渔民史业明告诉记者:“今年我家18个网箱全部绝产,损失十几万元。”

从芒种之后开始,一场袭击了中国13个省区的大旱,给位于四省交界以及南水北调东线关键位置的南四湖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在微山县昭阳街道后学南村,为了挽救涸泽之中垂死的鱼虾蟹,渔民们不得不以4000~5000元的价钱请人来打井,每天给鱼塘加水,并停止喂食饲料,勉力维持一些种苗的生命。8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南四湖见到,湖区部分地方湖底大片裸露并呈龟裂纹,大量干死的河蚌、螺蛳和鱼类嵌入湖底淤泥。在高楼乡湿地外,数十辆航运驳船连成长长一片停靠岸边,船主躲在阴凉处抽着烟,不知何时可以启航。而在昭阳街道爱湖村,多艘大型渔船靠在岸边,由于水浅而无法驶入湖区,而其用来养殖的网箱,里面已经长满绿油油的野草。

眼下,南四湖正在遭遇一场持续多年的生态危机。

但对于一个在高温下垂死挣扎的湖泊而言,每一分钟都在蒸腾、毁灭着生命。渔民史业明水产养殖所在的水域,正处于“引长”才成功调水的下级湖。“7月初渔民养的鱼虾蟹就开始陆续死亡。”史业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我自家的100个1000多斤的网箱,养的花鲢、白鲢和小龙虾,在7月25日发现几乎全部死亡,网箱戳在湖底,几乎全部露了出来”。史业明所在的村子,其村民所养殖的上万亩水产,“全部绝收、全军覆没。”史业明这样形容自己村子渔业养殖的惨烈。

张保彦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根据南四湖区的气候规律,每隔12年左右就要出现一个连续2~3年的干旱期,降雨稀少,湖泊水源补给严重不足,按照南四湖区的气候规律和2013年下半年以来降雨特征推测,2015年南四湖将会出现全面干涸,湖泊生态结构、功能和过程将受到严重影响和破坏,一些生命周期较长或生态幅
较窄的鱼类和其他水生动物将会灭绝,一些水生植物数量和分布格局将发生极大变化,鸟类栖息环境和生存条件恶化。

以济宁为界,历史上还曾存在过一个“北五湖”,与南四湖南北对应,然而由于水资源的枯竭,北五湖目前已经枯竭消失。

6月份以来,由于水位急遽下降,南四湖净化能力下降、水质出现恶化。

根据规划,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从扬州江都三江营附近长江干流引水,过13个梯级泵站将长江水提升65米,逐级提水北上,串联洪泽湖、骆马湖、南四湖、东平湖等调蓄湖泊,将水送至天津和山东胶东半岛。

“我们花钱买来救湖的水,有60%都被江苏地区抽走了”,一位微山县政府人士为此感到不平。

实际上,由于苏鲁地区北高南低的地形,沿着南北向的湖西堤修筑的并且河底低于南四湖湖底的顺堤河,在大旱时只要将其北边闸门打开,南四湖上级湖的水自然流出。

鱼塘绝产10万亩 南四湖告急

南四湖现多头管理 生态行动举步维艰

南四湖困局待解水权问题未明确

治理难题

“越是干旱年份,沿湖广大的水稻种植区用水量就越大,毫无节制地抽取湖水,而且这些水稻种植区的河底普遍低于南四湖底,在每年6月麦收之后,南四湖水位每天的下降速度可高达15厘米以上,最低3~4厘米,直到将湖水抽干。”微山县渔管委总工程师张保彦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张保彦所指的“这些水稻种植区”以及“河底低于南四湖底”的区域,便是南四湖西岸的江苏沛县、丰县等地。

数据显示,7月下旬至8月初,湖水水位以每天4厘米的速度迅速下降,下级湖北部大部分区域已显露湖底,南部水域水深仅有0.5米左右;上级湖水深仅0.4米左右。南四湖总蓄水量仅有3.01亿立方米,而在往年汛期,南四湖蓄水量可以达到18亿立方米。

南四湖又名微山湖,从南向北由微山湖、昭阳湖、独山湖、南阳湖四个相连的湖泊组成
。1960年,在昭阳湖腰建成二级坝枢纽工程,将全湖分为上、下两级。

南水北调水质安全,不容乐观。然而挽救南四湖生态、挽救南四湖蓄水的行动,却受多方掣肘。

水位的急遽下降还带来了连锁性的生态恶化效应。“水面和湿地大面积萎缩导致水质缓冲能力差,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微山县环境保护局副局长李书根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南四湖的生态治污功能在逐步丧失,造成水质恶化,这严重威胁了南水北调的水质安全。”据了解,部分水域已经出现了劣Ⅴ类水质。

在航运和渔业的经济损失之外,生态恶化的损失则是难以估算的,并已影响到了南水北调东线水质。

资料记载,1953年微山县建县时,确立江苏、山东两省在南四湖地区的边界线以湖田为界。然而,随着旱涝季节的变更,雨季水涨,旱季水退,流动的界线使得江苏、山东两省的区域面积也时常变化,当地人将这种现象描述为:水涨到哪里,哪里就是山东;水退到哪里,哪里就是江苏。

引长江水花费巨大

不同于南水北调的中线和西线,东线工程成败的关键就是治污。

然而,2014年的这场大旱使南四湖的水产养殖、内河航运遭受重创。

资料显示,经过几十年的开发建设,南四湖已经成为一个集农业灌溉、水产养殖、调蓄洪水、内河航运、观光旅游以及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调蓄枢纽等多种功能与一体的综合性湖泊。

如果用卫星地图察看,可以看到沿着南四湖西岸,有一条长长的西堤,在西堤西边,由北至南又修筑了一条顺堤河。
“我8月6日去了湖西堤的稻田区,他们的水渠里的水都是满的。”张保彦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在总长达1191公里的南水北调东线输水干线上,南四湖是地位最为重要的中间湖。

旱情危象

然而,耗费了巨大人力物力、煞费苦心的保护南四湖生态战役,却在GDP逻辑下举步维艰。

近半鱼类绝迹南四湖,张保彦认为,直接原因在于1990年和2002年的那两场让整个湖彻底干透的大旱。

在其中,南四湖以其广大湿地和湖泊蓄水能力,对提级北上的长江水进行净化,使其符合三类水标准。但是在此之前,南四湖曾经经历了一个艰难的治污时期。

2001年9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温家宝实地考察尚未开始建设的东线工程,指出“治污搞不好,长江水引到北方成了污水,这个工程就失败了。”那时,沿线河流湖泊水质多数为V类或劣V类,水污染主要的衡量指标COD、氨氮超标数倍。

南四湖资源争夺激烈

“引长江水,是把江苏境内的水引进山东,不仅是两省的相关部门都要对接起来,最主要的还有水利部门和国家南水北调办公室,因为调引长江水走的线路是国家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这就比山东境内调引黄河水所牵涉的部门多出许多,而部门之间的对接、方案的研究都是需要时间的。”上述微山县政府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然而引长江水补充下级湖的申请,却远没有在山东境内内部协调的引黄申请这样顺利。从上交报告到8月5日“引长”成功,这份申请在四个部级机构以及至少十多个下级部门间走了20多天。

一时之间,南四湖生态告急。

受污染严重的南四湖,用了10年走完治污之路。在整个南水北调东线,10年内投入了154亿元用来建设治污项目。2013年11月,南水北调东线首次试调水运行,并将于今年10月正式运行。然而,投入巨大的南水北调东线,却在今年6月遭遇因大旱带来的污染问题。

对于大旱时期依然被抽取南四湖救命水的问题,尽管沂沭泗管理局对南四湖及从南四湖取水的河段依法拥有取水许可管理权限,但事实上,由于沂沭泗局只是水利部的派出机构,并不属于地方政府行政系列,在水行政管理事务中难以刚性行使权力,往往受制于地方。

资料显示,现在国内七大流域都设置了流域管理委员会,作为水利部的派出机构,负责协调省际水事纠纷,并制定水量分配方案。1981年,国务院批转水利部关于对南四湖和沂沭泗水利工程实行统一管理的请示,成立了淮委沂沭泗水利管理局,直属淮河水利委员会,对沂沭泗流域的主要河道、湖泊、枢纽工程及水资源实行统一调度。

“全部湖底裸露,骑摩托车就可以从湖这边开到湖对岸,那场大旱让湖里几乎所有的鱼类和水生植物都遭灭绝。”张保彦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随后慢慢进行恢复,现在刚刚就物种保护开始科研合作,又遭一场大旱”。

按照管辖规划,南四湖大的防洪工程由沂沭泗局控制,但是,一些取水工程却并没有掌握在流域机构手中,而是由区域机构管理,即被苏鲁两省水行政部门控制。

7月19日,5000万立方米的黄河水便通过梁济运河、洙赵新河、东鱼河补充进奄奄一息的南四湖上级湖。

“经过持续多天的高温,7月22日,我们在微山岛镇周围检查的时候发现,只达到膝盖位置的湖水,居然烫得下水的人小腿发红。”张保彦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那几天,水里的鱼、螃蟹都是被热死的,水体减少,水温快速升高,中午水温达到50摄氏度以上,同时水质又因腐烂物大量出现加速恶化。”

在此情况下,经微山县水利局、防汛抗旱指挥办公室上交报告,7月14日济宁市防总组织有关市局和专家进行会商,在分析近期降雨趋势和水情后,向省防总上报《关于调引长江水补充南四湖生态用水的请示》,7月19日又向山东黄河河务局上报了《关于济宁市抗旱应急引黄调水的请示》。

“为形成闭循环而救湖,山东境内的取水闸门都已关闭,本地百姓的庄稼,都是靠雨水和打井来浇灌。”鲁福安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本次大旱中本地庄稼总能幸运地遇到及时雨,而干渴的地面吸光了雨水,却没有形成可以流进湖里的径流,河道依然干涸。

南四湖水产富庶、岸边土壤肥沃,素有“日出斗金”之誉,而这种以水面为界、湖面出水即为江苏的划分方式,则使居住其周围的百姓为了抢夺资源屡次爆发冲突。现在,随着农业种植比较效益的降低,以及江苏、山东两地相关部门的努力协调,两地百姓已经不再为抢夺农业资源而发生冲突,但是,在大旱到来时,对水资源的抢夺又使得两地关系再度紧张。

水质命悬南四湖

“引长江水,因为是下级提水,其耗费是十分巨大的,而从黄河调水是顺流而下,其成本低廉,两者不可相比。”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沂沐泗水利局防汛抗旱办公室唐劲松处长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样一个耗费巨大的项目,加之又在汛期,汛情也许是千变万化的,这是需要时间和论证的。”

而微山县县委副书记张洪雷则认为,要解决南四湖困局问题,首先要明确水权问题,即明确水资源的经营权、使用权,其次应建设适应市场运作的宏观调控机制,并在此基础上实行水利交易,形成规范的水利市场,并要明确南水北调之后各管理部门的职责和利益如何协调分配,以及如何结合流域管理和区域管理,以形成更良性的管理。

“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一首《铁道游击队》插曲,勾勒出微山湖静谧安宁之美。

“要让鱼不死,只有打井抽水,但是只打一个井的话,人家打井队是不来的,必须十多家联合起来,多打几口井,人家才会来。”一位渔民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南四湖湖面的行政区划是微山县的,但是水利设施的管理、水资源的调配是属于水利部直管的,调引长江水又涉及江苏方面。”一位微山县政府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南四湖水利设施的管辖权在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淮河水利委员会下辖沂沭泗水利局,沂沭泗水利局又下辖南四湖局。

资料显示,在南四湖大小53条入湖河流中,由于诸多入湖河道没有控制口门,为了排水、引水方便,沿湖地方政府多次疏浚开挖,一些取水工程挖得甚至比湖底还要低,致使入湖河底高度低于湖底,形成自流引水。据统计,目前从南四湖湖内和入湖河道取水的取水口共有200余处,取水工程大都由苏鲁两省地方水利部门管理。

“我们已经就江苏水稻区抽取南四湖水问题向淮委做了反映,对方答应进行管理,但是谁都知道,这事情管起来难得很。”鲁福安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8月8日,山东省微山县的天气预报显示“微风,晴”。这是汛期里南四湖迎来的又一个无雨之日。上午10点,艳阳正牢牢烤在南四湖上方,渔民史业明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渔民养的鱼虾蟹早都死光了”。

南四湖是我国北方地区最大的淡水湖泊,也是淮河以北地区面积最大、结构完整、保存较好的内陆大型淡水、草型湖泊湿地。

8月8日,山东省微山县的天气预报显示“微风,晴”。这是汛期里南四湖迎来的又一个无雨之日。上午10点,艳阳正牢牢烤在南四湖上方,渔民史业明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渔民养的鱼虾…

事实上,淮河水利委员会下设的沂沭泗水利管理局里的南四湖管理处、山东省淮河流域水利管理局和济宁市南四湖水资源管理处对南四湖实施分级、分层管理。多头管理之下,南四湖的规划、建设、工程管理,水资源管理等分别属于不同部门。

“从去年开始,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在我们这里进行了一个关于水生生物种类的科研调查活动,到今年6月份为止,总共才统计出了不到40种鱼类,不仅一些对水质要求高的鱼类已经绝迹,一些过去十分常见的鱼类也消失了。”微山县渔管委总工程师张保彦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湖里设置了48个调查站位,4个航次的大规模调查,像赤眼鳟这种过去常见的鱼类,这次一条都没找到。”

7月14日,南四湖旱情严重,5万多渔湖民生活受到严重影响,12万渔湖民难以出行,大量水生植物、动物死亡,上级湖、下级湖水位不仅低于死水位,而且全部低于生态水位.低于生态水位也就意味着,水体的急遽减少已经对湖内生态造成了难以估测的损害。

20世纪80年代水生生物资源调查表明,南四湖内共有鱼类78种,底栖动物53种,浮游生物248个属种,水生维管束植物74种。水产品有数十种之多,如鲤、甲鱼、乌鳢、翘嘴鲌、鳜、刀鲚、青虾、黄鳝、河蟹、银鱼和水蛭等。

由于历史上所形成的区划原因,使四省交界的南四湖处在复杂的流域、区域多头管理之下,这使得南四湖生态保护战役举步维艰且代价高昂。

近半鱼类绝迹南四湖

“水位持续降低,造成水面和湿地大面积萎缩,水温升降较快,导致水质缓冲能力差,水体自净能力降低,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给南四湖的生态平衡和保持生物多样性带来毁灭性的灾难,且恢复需要很长的时间。”微山县环境保护局副局长李书根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据了解,部分水域已经出现了劣Ⅴ类水质。

1961年前以水面为界的划分方式,不仅间接导致了今天南四湖多头管理的局面,而且使得维护南四湖生态的行动举步维艰。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